• 您好
  • 免费注册
  • 0我的购物车 >
    购物车中还没有商品,赶紧选购吧!

    金种子酒主业可能继续亏损,低端大幅萎缩,毛利率不足47%!

      3月13日,酒业媒体刊发了一篇题为“始于1949,金种子建厂70年取得了这八大成就”的文章,却引发争议。


      文章声称,70年里,金种子获得了太多的荣誉与成就,但这八项成就,比如数次进入全国销售十强,是金种子品牌屹立不倒的企业图腾。


      但是,事实真的如此吗?


      日前,金种子酒(600199.SH)发布了2018年年度业绩预增更正公告,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2018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06亿元到1.12亿元,同比增长1194%到1268%;


      同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400万元到200万元,2017年同期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250万元。也就是说,2018年,金种子酒的主业可能继续亏损!


      对此,金种子酒方面表示,公司本次业绩预增主要是由于本期原麻纺老厂区土地及附属物被政府作为棚户区改造进行征收补偿产生收益。


      根据阜阳市城市整体规划要求,阜阳市颍东区人民政府对金种子酒拥有的原麻纺老厂区土地面积约为6.33145万平方米进行征收。


      经金种子酒第五届董事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决议,阜阳市颍东区人民政府已与金种子酒签订了货币化补偿协议,将上述土地予以征收,补偿总金额为9870万元。截至2019年1月25日,金种子酒已收到征收补偿款7700万元。


      根据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该征收补偿对金种子酒2018年度利润影响额约为9200万元(未考虑所得税影响),具体影响金额须以财务审计机构的审计结果为准。


      尽管依靠政府补助,金种子酒2018年能够有幸躲过亏损的命运,但是,主业造血能力薄弱,也让投资者后背发凉!


      “近年来,白酒行业发展势头很好,上市酒企尤其受益,但是,金种子酒却是一个例外,主营盈利能力持续萎靡,所以股价表现一直不佳,”一位长期聚焦食品饮料行业的证券从业人士告诉《五谷财经》,未来白酒行业会继续呈现“强者恒强、弱者恒弱”的发展格局,金种子酒若是不能“绝地重生”,恐怕就没啥机会了!


      对此,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表示,金种子酒是中国中低端区域酒企的代表品牌,在中国整体消费升级与品牌回归效应下,传统依赖渠道促销与价格让利的中低端酒竞争模式逐渐失效,销售额下降,利润下滑,品牌价值被稀释,这是中国区域中低端酒的普遍缩影。


      实际上,金种子酒也明白发力高端产品的道理,也在做着努力,但是,从2018年前三季度来看,效果并不显著。


      2018年前三季度,金种子酒旗下中档偏上白酒实现收入约为2.07亿元,同比增幅在3%左右;


      中档偏下白酒和普通白酒实现收入各自约为2.04亿和1.48亿元,同比跌幅都在20%左右。


      与此同时,2018年前三季度,口子窖旗下高档白酒贡献收入约为30.41亿元,同比增幅在21%以上。


      无独有偶。


      2018年前三季度,舍得酒业旗下中高档酒创造的收入约为12.86亿元,同比增幅也在28%以上。


      换言之,与竞争对手比起来,金种子酒在高端品类上并未取得杰出成绩,而中低端品类又在大幅萎缩之中,这就让其业绩显得十分尴尬了。


      据悉,随着消费的持续升级,在产品品质提升的同时,市场主流价位上移,目前安徽省内主流消费价位已在百元以上,但是,金种子酒销售结构中占比较高的柔和种子酒、祥和种子酒等产品价格偏低,已逐渐脱离市场主流价位,导致70元/斤以下的中低档产品销售出现逐年下滑。


      虽然金种子酒70元/斤以上的产品贡献的销售收入呈现增长趋势,但是受制于中高档产品所需的优质基酒产能不足的制约,其增长无法抵消中低档产品销售的萎缩。


      另外,莫说与洋河股份、泸州老窖、五粮液、贵州茅台等一线酒企相比,就是与口子窖、舍得酒业、今世缘等区域酒企比起来,金种子酒的产品都显得“不入流了”!


      2018年1-9月,口子窖、舍得酒业和今世缘的毛利率各自约为74%、72%和73%,而金种子酒的毛利率不足47%,差距显而易见。


      对此,金种子酒方面也承认,公司以中低档白酒为主的产品结构所致,中低档白酒的整体毛利率低于中高档白酒,加之公司的优质基酒产能不足、中高档白酒基数小,导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下滑。


      “你们可以去看一下,其他上市酒企的高端产品价格基本都在300元左右,而金种子酒旗下70元以上的产品就算是中档偏上了,你说金种子酒怎么和竞争对手正面较量呢?”上述证券从业人士告诉《五谷财经》,期待金种子酒股票定增能够顺利完成,并把钱花在刀刃上,真正地把高端产品做起来。


      针对经营业绩下滑的影响因素,金种子酒方面声称,已经采取了积极的应对措施,相关影响因素正逐步消除,不过,由于产品品质、产品结构、营销策略调整和经营管理效率的提高需要过程,公司经营业绩短期仍存在一定的下滑风险。


      作为安徽省第二家白酒上市公司,1998年,金种子酒成功地敲开了资本市场的大门,如今已超20年,但是,眼下的金种子酒只能依靠卖地求生,并未换来销售与资本两个市场的相互促进,让人唏嘘不已!壹酒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