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
  • 免费注册
  • 0我的购物车 >
    购物车中还没有商品,赶紧选购吧!

    茅台的千元与千亿

      4月11日讯茅台集团能否在2019年突破千亿营收还是未知数,但贵州茅台(SH.600519)股价突破千元,成为中国股市首个破千的股票已经近在咫尺。


      4月11日,贵州茅台以948元/股,接近平开的姿势开盘,虽距离千元只差约5.48%的涨幅,但开盘后一路下挫,最低跌至905.55元。截至收盘,报925.2元/股,下跌2.4%。结束了连续5天的上涨态势。而千元股价纪录,虽然看似只剩一步之遥,却略有些步履沉重。


      如何看待茅台股价近期的表现?记者拨打贵州茅台证券事务代表电话询问此事,对方回应,对股价变动一事不作评论。


      另有资深投资者在4月10日向记者表示,“茅台在最近几个交易日内,出现两个向上的跳空缺口,显示市场对其颇为看好。但通常来说,跳空缺口三天之内会有所回补,若不回补,则说明股票非常强势。”


      而酒业分析师蔡学飞也认为,在4月11日沪指击穿3200点,多数板块表现低迷的背景下,怀疑气氛带来的茅台股价阶段性回调是正常的。


      千元之辨


      事实上,茅台股价此前的“强势复苏”已持续半年。


      据记者梳理,回溯茅台的股价,在去年10月底,由于第三季度的单集营收和归属净利增速只有个位数,显著低于市场预期,茅台股价在数个交易日连续重挫,并于10月30日下探到509.02元,创当时近一年的新低。


      不过,迈入2019年后,受到A股整体大盘走强和酿酒板块的火热情绪影响,茅台股价3个多月来稳步上升,整体幅度达到6成。其中,在3月4日,以时隔9个月之久再次突破万亿市值。3月18日,股价则再创新高,突破800元/股。


      3月28日白天,茅台集团董事长李保芳曾于博鳌亚洲论坛上“剧透”,称茅台年报的“数据会很漂亮”。当日晚间,茅台发布2018年报,日均净利近1亿元。而茅台股价在当日收盘前已再次突破800元。年报发布后,中信建投将茅台股价预期调至1000元,高盛将目标价上调至1016元。而茅台也在3月29日大涨5.85%,站上850元高位。


      4月4日晚间,茅台发布2019第一季度财报,营收同比增长20%,归属净利增长30%。对比2018年的数据,可以得出,茅台2019新一季度的营收为221亿元,归属净利110亿元左右。意味着茅台的归属净利在2018第四季度首次突破百亿后,环比继续增长创下新高。


      受超预期业绩影响,摩根士丹利将茅台目标价从890元上调至990元,高盛则再度上调目标价至1033元。清明假期一结束,茅台于4月8日开盘强势冲高至900元。并在昨日以近950元的高价收盘,茅台何时破千,正式被提上日程。


      不过,相比于外界对茅台的追捧,茅台内部却有些“如履薄冰”的气氛。


      据茅台官网,3月29日,李保芳在海南表示,“市值出现多个上万亿纪录,茅台首先要感恩这个伟大的时代。”其同时坦言,“我们也想提醒投资者,理性看待茅台的万亿现象——对茅台股票的过度追捧,对我们来讲,也是压力很大的一件事情。中国还有不少值得投资的优秀企业,可以选择的范围很广。对于‘万亿现象’,希望各界理性思考,不要盲目跟风。”


      而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也表示,“茅台股价的上涨,是市场整体泡沫快速积累下的效果。茅台内部与其关注股价,不如考虑如何解决茅台酒的供求失衡问题。”


      千亿之问


      事实上,李保芳在今年的博鳌论坛上,就曾直言,“茅台现在全年的产量只有6000多万瓶,也就只能满足6000多万个家庭喝一次。从现在到未来,茅台酒都是一个稀缺资源。不是消费者想喝就可以多生产。目前卖的酒只能满足市场1/3需求,将来市场的供求关系不会改善,满足率只会降低不会提高。”


      根据茅台在去年12月和今年1月的两份生产经营公告,2018年度生产茅台酒基酒约4.97万吨,系列酒基酒约2.05万吨。2019茅台酒销售计划为3.1万吨,较去年增长3000万吨。有分析认为,增加的销量,“将加大自营和直销渠道的投放,无意对于业绩提升大有裨益。”


      根据茅台2018年报,其当年直销酒类2371.68吨,同比减少35%。销售收入43.76亿元,下滑3成;而批发代理渠道一年销量5.986万吨,同比增长6%,收入691.8亿元,恰好增长3成。无论是销量还是收入,区域性经销依然是茅台的主要销售模式。


      但或许是为了遏制直销渠道的疲弱,茅台在2019年主动向直销自营渠道进行资源倾斜,实属意料之中。毕竟,茅台渠道端的整合,一直是其近期的改革重点。


      根据茅台2018年报,其新增经销商627家,同时减少608家,减少的经销商中,有437家负责销售茅台酒。而据媒体公开报道,茅台在去年2月和4月,就曾以“哄抬价格”、“扰乱经销秩序”为由对30余家经销商处罚。


      如此“铁腕治理”,沈萌却有不同看法,其向记者表示,“茅台酒的供求失衡,是茅台产量控制决定的。但茅台却将原因归咎于经销商串货。”


      事实上,除了一瓶难求的茅台酒,茅台系列酒也在渠道瘦身之列。去年5月,茅台酱香酒发布通知,由于浙江、上海等地的部分经销商违约,将对17家经销商进行保证金扣除、计划量削减的处罚。


      去年11月,李保芳在2018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上提到,作为达成茅台“双轮驱动”的系列酒业务,应当实现非均衡发展。其中,“经销商要不搞平衡不搞照顾。这几年发展的经销商参差不齐,有一些人的业绩很差,还是要有退出机制,不好的要退出。”


      根据茅台2018年报,其系列酒业务年营收80.77亿元,同比增长39.88%,增速高于茅台酒近15个点,但营收依然只有后者的12%左右,二者体量悬殊巨大。


      更值得一提的是,茅台对于系列酒的品牌开发态度亦呈收紧态势。根据茅台官网,去年11月,对于茅台保健酒业公司,茅台高层提出要“力争用2-3年时间,逐步实现由白酒贴牌销售为主向健康酒类自主品牌销售为主的转变。”


      今年2月,茅台发布《茅台集团关于全面停止定制、贴牌和未经审批产品业务的通知》,宣布全面停止包括茅台酒在内的各子公司定制、贴牌和未经审批产品所涉业务。其中尤其点名,白金酒公司手中原有的茅台集团知识产权将被收回,生产业务也由保健酒业公司接管。


      3月17日,茅台官网发布消息,称各子公司在定制、贴牌和未经审批产品清理工作上,执行力强、执行效果好,已初见成效。


      用“减法”改革,茅台的目标却一直在做加法。根据年初的生产经营公告,茅台股份计划2019营收增长14%,即达到839亿元。而去年年中,李保芳在茅台的一次战略研讨会上表示,茅台集团在2018年实现900亿收入已无悬念,2019年将全力冲刺千亿。


      短期内大肆“挥砍”定制贴牌业务,是否会影响今年的千亿“大计”?记者多次拨打贵州茅台官方电话询问此事,但均未能接通。蔡学飞则认为,“理论上说,清理子品牌,有利于维护茅台形象,其整体溢价能力也会提升。但短期内确实会造成一定程度的业绩波动。”


      结语


      “因为许多地方买不到茅台酒,茅台人身上有很多的霸气,我希望把这个霸气消除掉。”半个月前的博鳌论坛上,李保芳这样谦虚诫勉。而从二级市场的强势表现看,茅台的确有资本威风凛凛。


      但在去年11月,外界对茅台三季报发出一片质疑声时,李保芳则喊出“茅台的精神状态,一定是跳起来摘桃子,不会坐着等”的豪言。


      如今,在股价即将冲破千元的高光时刻,茅台又能否拿出与之相配的实绩,在子品牌开发上大而不臃肿,在供应热度上走高而不傲慢,是一时风光外,更具“高处不胜寒”意味的难题。壹酒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