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
  • 免费注册
  • 0我的购物车 >
    购物车中还没有商品,赶紧选购吧!

    口子窖欲“二次创业”,行业下半年竞争“惨烈”

      “到三季度疫情稳定之后,无论是头部前十的酒厂,还是地方小厂,一定会在渠道上拼命,后半年的竞争我会用“惨烈”来形容,大家一定是拼了命的打,各自对高端和低端市场发力,所以你可以想象,我们还能有多大的增幅?”口子窖董秘徐钦祥说。


      5月19日下午,口子窖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在安徽淮北进行。会议间隙,口子窖董秘徐钦祥在与财联社等媒体和机构交流中表示,今年的业绩目标是全年持平,不过即使这样对销售而言压力也很大。


      下半年竞争“惨烈”


      “白酒行业发展也进入新一轮调整期,行业分化格局更加明显,公司会拿出‘二次创业’的精气神,在新的一年实现新的突破。”徐钦祥在董事会述职报告中称。


      业绩方面,2019年口子窖累计实现营业收入46.72亿元,同比增长9.44%;净利润17.20亿元,同比增长12.24%。


      今年一季度,疫情影响下,口子窖实现营业收入接近7.77亿元,与去年同期13.62亿元相比,降幅在43%左右;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43亿元,相较于2019年第一季度5.45亿元,降幅在55%左右。


      根据股东会议案显示,公司2020年度预算营业收入人民币46.86亿元,比2019年度仅增长0.31%。


      “市场销售方面,其实同行基本都是一样的(下滑)。今年的增长可以说是没了,一季度就同比少了6个亿,我们的目标是全年持平,即使这样对销售来说压力也很大。”徐钦祥表示。


      口子窖的销售压力以省内最为显著。2017年至2019年,口子窖在安徽省内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85.40%、84.31%,83.06%。八成以上收入来自省内,市场有限无疑加剧行业竞争。


      安徽是白酒产销大省,其中又以皖北地区最为聚集,除口子窖之外,还分布有古井贡酒(亳州)、金种子(阜阳)等上市酒企,以及在当地具有知名度的高炉家酒(亳州涡阳)、文王贡酒(阜阳临泉)以及店小二(亳州)等。


      在徐钦祥看来,除了产品质量要得到消费者认可外,渠道下沉仍然是口子窖打市场的基础。“白酒有酒店渠道、团购渠道、商超渠道、宴席渠道,我们原来只到县一级,乡一级都很少,但是看看一些竞品,这是很大一块市场需要我们挖掘的。现在老百姓手里有钱了,比如农村小孩结婚等,都是很大一块市场,这是我们市场下沉的目标。”


      一名白酒行业分析师告诉记者,古井贡酒和口子窖是目前安徽省内品牌和渠道第一梯队,占据100元至300元的价格带,迎驾、金种子、高炉等品牌占据向下价格带,每家企业根据自身品牌和成熟产品优势,展开错位竞争。


      产能增加,“要有东西卖”


      在交流过程中,徐钦祥也表露出对口子窖百亿营收的目标愿景。事实上,尽管今年一季度乃至全年营收面对较大压力,但在徐钦祥看来,“疫情对我们的影响是比较小的,基本建设那块该怎么做怎么做。”


      徐钦祥所言的建设,是指口子窖位于淮北市杜集区石台镇东部的口子产业园项目建设。资料显示,此地为东山产业园,总占地面积1545亩,总投资15亿元,含制曲、酿造、储酒、包装、博览园及办公生活6个分区。


      根据披露,截至2019年末,东山厂区3栋酿酒厂房投产,2019年生产原酒4400多吨,出酒率和优级酒率不断提升;部分酿酒车间、制曲车间、基酒库主体建造完成,具备使用条件。


      产能增加的前提是行业进入更加自由竞争的时代。2019年11月6日,国家发改委官网发布《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其中备受关注的在于“白酒生产线”从此前“限制类”条目中删掉,这意味着白酒不再是国家限制性产业,白酒产业迎来新一轮的优化升级。


      据徐钦祥介绍,该投资计划增加了两万吨的基酒产地。“去年10月份对白酒行业解禁之后,我们抓住这个机会,在东山工业园的地我们又把拿下来了,这样未来能形成六万五千吨到七万吨的原酒产地。我们现在有3万吨的产量,未来一个东山就有4万吨产量。”


      徐钦祥向壹酒购小记者表示,“我们要有东西卖,产品必须自己酿,这是公司这几年会下功夫去做的事情。”


      行业洗牌进行中


      在分析人士看来,白酒企业“二八定律”是众多二线酒企普遍面临压力。该定律指在任何一组东西中,最重要的只占其中一小部分,约20%,其余80%尽管是多数,却是次要的。表现在白酒行业,全国化的酒企对地方酒企的挤压与日俱增。


      据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1-12月全国白酒产量为785.9万千升,累计下降0.8%,全国白酒产量全年不断下降。不过,当年实现销售是6000多亿,实现正向增长8%左右,而利润增长达到13%,说明市场是以高价位产品为基础,以知名白酒产品为基础。


      行业分化背景下,对于规模酒企的洗牌也在进行中。数据显示,2019年初全国规模以上白酒企业为1573家,至2019年12月份,白酒行业规模以上企业数为1176家,较2017年减少了417家,减少比例接近1/3。业内专家预测今年可能还会继续持续,年末白酒行业规模以上企业很可能减少至1000家以内。


      在全国化酒企门票日渐紧张的情况下,叠加疫情对消费行业冲击,地方酒企不得不暂时放缓对外扩张之路。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2019年安徽省白酒线下销售市场上,古今贡酒的销售收入位于首位,达到3.09亿元,体现出在徽酒中的龙头地位;其次是五粮液,实现销售收入1.74亿元;排在第三位的是口子窖,实现销售收入1.69亿元。


      有白酒行业分析人士向壹酒购小记者表示,本土白酒品牌依靠产地优势、渠道能力以及消费习惯等,在当地市场肯定具有优势。不过要想真正扩大营收,全国化的市场外拓仍然是重要路径,特别是在行业寡头集中的情况下,区域品牌白酒企业要想实现突围,困难较大。【壹酒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