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
  • 免费注册
  • 0我的购物车 >
    购物车中还没有商品,赶紧选购吧!

    掉队的金种子酒:唯一亏损白酒上市公司,调整时间和空间所剩不多

      白酒界有“东不入皖”的说法,安徽在白酒行业的地位可见一斑,在这块土地上,古井贡酒、口子窖酒、迎驾贡酒、金种子酒又被誉为徽酒“四朵金花”。与省内同行相比,金种子酒正逐渐失去往日光彩。


      2019年,金种子酒(600199.SH)归属净利润巨亏超过2亿元,成为白酒上市公司中唯一一家亏损的企业,这也是其2005年以来首次亏损,实际上金种子酒2017年主业就出现亏损,当年公司扣非归属净利润-250.32万元。


      业绩掉队的金种子酒也正在产品、营销等诸多领域积极谋变,不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强敌环伺下,留给金种子酒调整的时间和空间都不多了。


      唯一亏损白酒上市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金种子酒前身是阜阳县酒厂,1949年就已经建厂,1998年登陆资本市场,是安徽四家上市白酒企业之一,同时也是阜阳当地唯一一家A股上市公司。


      数据显示,2019年,金种子酒实现营业收入9.14亿元,同比下降30.46%;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4亿元,同比下降300.17%。


      所有上市白酒企业发布的2019年财报中,金种子酒是唯一一家亏损的企业,同时,这也是2005年以来首次出现亏损。


      实际上,最近几年,金种子酒业绩增长就已经疲态尽显。数据显示,2018年金种子酒归属净利润为1.02亿元,其中9870.16万元是棚户区改造征收补偿,2017年扣非净利润直接亏损250.32万元。


      金种子酒业绩也曾有风光时刻,2012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2.9亿元,同比增长30.03%;实现归属净利润5.61亿元,同比增长53.44%。当年,古井贡酒、口子窖、迎驾贡酒营业收入分别为41.97亿元、25.07亿元、33.54亿元;归属净利润分别为7.26亿元、4.56亿元、4.66亿元。对比来看,在四家公司中,虽然当年金种子酒营收最少,但是净利润却排名第二。


      不过在2012年之后,金种子酒业绩便逐年下滑,直到今天还没有缓过劲来,在白酒上市企业中,已经沦为“末流”。


      消费升级、行业竞争双重积压


      无论是和自己以往业绩比,还是和同行比,金种子酒毫无疑问已经掉队,徒留给投资者一个大大的问号:金种子酒怎么了?


      公开报道显示,在公司召开的2019年股东大会上,金种子酒管理层曾表示,这几年产品品牌不够聚焦,品牌矮化,品牌平均价格偏低,均是公司业绩下滑的原因。


      对于2019年业绩亏损,金种子酒在年报中解释称,在白酒行业消费升级中,公司中低端产品竞争力较弱,高端产品布局时间较晚,基础较为薄弱;公司的管理费用和销售费用均较为刚性。


      在金种子酒扣非净利润亏损的2017年,上交所曾下发问询函,询问其业绩连续五年下降的原因。在回函中,金种子酒曾解释称:


      “近几年来,随着消费的持续升级,市场主流价位上移,公司销售结构中占比较高的柔和、祥和等产品已逐渐脱离市场主流价位,导致销售逐年萎缩;公司当前主推金种子系列年份酒正处培育期,未完全突破上量。”


      “安徽白酒生产企业众多,市场竞争激烈,尤其是柔和等大众价位产品竞争更加激烈,目前公司正处于产品结构调整期,市场费用投入大,公司新的主推产品尚处于培育期,对公司整体业绩贡献度有限,因此销售收入、利润均出现下滑。”


      调整时间和空间所剩不多


      为了遏制业绩下滑,金种子酒过去几年间做出了不少尝试,公司先后涉足光瓶酒、保健酒、次高端白酒及高端白酒等多个领域。


      2020年更是被金种子酒称为“改革元年”,在产品策略上,公司提出构建以“醉三秋1507”及“馥合香金种子”为核心的主推产品矩阵,其中醉三秋1507定价798元/瓶,进军次高端白酒市场;推出金种子酒馥合香产品,定价是200元到500元。


      不过从金种子酒消费的主流市场来看,其醉三秋1507定价较高,金种子酒总经理张向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承,醉三秋1507主要是为了打品牌,不能仅看当前的销量。从省内竞争格局看,金种子馥合香产品将直面古井贡和口子窖——这两家风头正劲的省内对手。


      现实是残酷的,在金种子不断此前不断“试错”的过程中,行业竞争对手却在不断发力,徽酒“四朵金花”中的其它三家近年来业绩均有不错的增长,其中古井贡酒2019年营收已经突破百亿元大关,已经把金种子酒甩下很远。


      一边是传统产品销量不断萎缩,一边是新产品培育还在路上,金种子酒正遭“两面夹击”。实际上,过去几年间,金种子不能说不努力,不过其上述“广撒网”的产品策略收效甚微,最直观的例子即是公司经营业务丝毫没有改观,反而是不断下滑,甚至是出现亏损。


      有研究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安徽白酒市场规模在250亿元左右,而金种子酒的市场份额已不足4%,2019年情况显然更为糟糕。留给金种子酒的调整空间和空间已经不多了。【壹酒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