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
  • 免费注册
  • 珍酒李渡后劲不足“第二茅台梦”恐难实现

    发布日期:2024-02-05 16:05 阅读量:90

    酱香型白酒是我国白酒五大香型中的一大类,其中以茅台酒的知名度最高。近年来,酱酒赛道异军突起,竞争更为焦灼。


    珍酒李渡作为除了茅台之外上市的第二家酱香酒企,在上市之际赚足了噱头。只不过,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综合珍酒李渡上市将近一年的行情来看,其股价还是长期低于9元每股的发行价。


    既然珍酒李渡抢先在国台酒业和郎酒之前成功上市,为何资本市场却不太看好呢?原因或许有以下几点。首先,珍酒李渡的业绩十分依赖“贵州珍酒”单一品牌。虽然集团旗下有着涵盖了三个香型的四个白酒品牌,但依旧难掩“一条腿走路”的窘境。


    其次,珍酒李渡经销价格体系较为混乱,价格倒挂等问题已成顽疾。最后,酱香酒市场行至中场,竞争加剧。“贵州珍酒”作为酱酒市场的腰部品牌,其品牌声量尚未能形成坚固的护城河。


    在成功冲击资本市场之后,珍酒李渡依旧面临诸多考验,其未来恐怕需要打上一个问号。“酱酒第二”的目标,至少也要等到珍酒李渡迈入百亿营收的门槛之后,方能放手一搏。


    不被资本市场看好,上市不是救命稻草


    珍酒李渡,是一家多品牌整合的白酒公司。珍酒李渡旗下拥有酱香酒“贵州珍酒”、兼香型酒“李渡”、浓香白酒“开口销”,以及浓酱兼香型的“湘窖”。但因为珍酒李渡超过六成的营收都由“贵州珍酒”贡献,因此外界通常将珍酒李渡视为酱香酒企。


    2023年4月,珍酒李渡顺利在港交所挂牌上市。上市当天,其股价就破发大跌。直到9月份珍酒李渡被纳入港股通的新名单,股价才一路上涨。可惜的是,好消息带来的动力并不持久。


    在珍酒李渡上市后发布的第一份财报数据来,其表现可以说是可圈可点。在珍酒李渡的2023年的半年报中,录得总营收35.19亿元,同比增长15%;净利润8.03亿元,22%。这样一份营收利润双双增长的成绩单,却并没有让投资者满意。


    2023年10月13日珍酒李渡的收盘价为12.34港元,2024年1月30日收盘价就剩下7.9港元,不到三个月时间,股价跌幅高达35.98%。


    或许,在蒸蒸向荣的业绩表象之下,珍酒李渡有着不少隐忧让投资者望而却步。


    从2020年至2023年半年报的报表里,珍酒李渡的毛利率始终没有超过58%。这个数字与A股市场上其他酒企一对比起来,就相当不够看了。20多家上市酒企,其平均毛利率也在64%左右。


    珍酒李渡是定位于高端的酱香酒品牌,但毛利率却在上市酒企中垫底,这很难不让投资者对珍酒李渡的盈利能力产生怀疑。


    一边大规模扩产,一边大手笔打广告,这是吴向东过去成功打造金六福的重要策略,如今是原封不动地照搬到贵州珍酒身上。可惜事与愿违,贵州珍酒复制金六福的路径并不顺利。


    在广告投入上,珍酒李渡毫不手软。珍酒李渡的销售及营销费用,从2020年的4亿元攀升至2022年的13.4亿元,营销费用占比也从16.8%上升到22.9%。反观同行,最能赚钱的“茅五泸”,去年前三季度其营销费用占比也没有超过12%。


    作为集团收入来源的台柱子,2023年上半年,贵州珍酒的收入为23.06亿元,同比增长14.9%。数据看似不错,但实际上在报告期内,贵州珍酒的销量下滑了227吨。之所以销售额有所上涨,都是涨价的功劳。


    除了贵州珍酒以外,李渡、开口笑以及湘窖三个品牌合计贡献三成的营收。其中,开口笑的毛利率不到40%,属于是拖后腿的存在。


    从当年奔赴港交所敲钟开始,珍酒李渡的关注度并不低。尤其是当珍酒李渡顺利抢夺下“酱酒第二股”称号,其身上的光环又亮眼不少。问题在于,成功上市只是挤上独木桥的开端,而桥上有着千军万马。珍酒李渡是否能顶住压力,顺利站稳脚跟呢?


    自降身价下的珍酒,价格体系混乱


    如果说财报数据只是窥探一斑,那么经销价格体系的混乱,似乎也能从侧面反映珍酒李渡在酱酒市场打拼的问题。


    2021年,贵州珍酒拿下了京东平台双十一白酒销量榜单的第一名。这匹突然闯入视线的黑马,打败了五粮液和汾酒,十分让人意外。


    但在了解到内情后,却是让人哭笑不得。贵州珍酒旗下的大单品“珍十五”,其指导零售价为3800元到3900元/箱,但在双十一当天,贵州珍酒旗舰店把价格压到了1900多元一箱。消费者买到手的价格,比珍酒各个渠道经销商的进货价还要低。


    这番操作,消费者乐了,经销商则哭了。对于贵州珍酒“痛击队友”的行为,不少经销商表示愤怒和不理解。


    毕竟,高端白酒的价格,是需要重金“维护”的。贵州珍酒亲自下场击穿价格底线,也让众多经销商努力维护的成果付诸东流。也有声音认为,这是贵州珍酒为了在酱酒市场突围而出的策略。


    贵州珍酒自降身价的玩法,仍然在持续着。在珍酒李渡的招股书中,珍十五单瓶的零售价为799元至999元。目前在天猫官方旗舰店上面,只需要四百多元就能拿下。当高端白酒降级为次高端,这是否与产品原本的定位初衷相悖呢?


    吴向东的商业版图属于广撒网的模式,涉足过不少知名白酒品牌,但始终没有走出一家真正实现全国化的白酒品牌。即便不管全国市场,在酱香酒的大本营贵州,也是前有强敌,后有骁勇追兵。


    从行业整体发展来看,布局酱酒市场对于企业的综合实力、团队操盘能力还是有较高的要求。贵州珍酒想要出头,的确任重而道远,也不怪贵州珍酒想要另辟蹊径。


    在2021年京东双十一一炮而红之后,贵州珍酒的确收获了不少知名度。但珍酒李渡的存货,也从2020年底的17.37亿元爆增至2022年前三季度的43.19亿元。


    算盘打到最后,是亏了还是赚了,或许这本账只有珍酒李渡才清楚了。


    酱酒市场大浪淘沙,珍酒李渡后劲不足


    在酱香酒市场上,茅台酒可以说是给了一众后辈们无限遐想的美好希冀。当然,没有什么人能有挑战茅台权威的勇气,他们的目标很一致——茅台第二。茅台身后的亚军位置,成为各大酱香酒企的战略高地。


    贵州珍酒,原“茅台酒易地试制酒”。顾名思义,就是完全按照茅台酒生产工艺制造而成的白酒。实际上,历史上有过许多酒厂竞相模仿茅台,和珍酒打着同样算盘的不在少数。单单贵阳一个城市,就出现过所谓的“金茂、丁茅、王茂”等等,但从来没有一个成功的。


    并且,珍酒作为“易地”茅台实验的故事,已经成为业内逐渐淡忘的历史。放到现在,也很难拿出手了。


    2009年,以金六福起家的华泽集团正式接手珍酒。华泽集团的董事长吴向东的意图很直接,“力争酱酒第二”。只是,珍酒的发展情况,并没有吴向东想象中那么顺利。


    酱酒的窖藏时间就注定了珍酒无法在短期内实现产能大幅提升,因此在发展初期,珍酒一度面临着货源短缺的难题。


    即便到了近几年,珍酒李渡依旧要依靠大量从第三方购入酱香型基酒。在2020年至2022年期间,珍酒李渡合计购入超三万吨基酒。这也是珍酒李渡的毛利率低于行业均值的主要原因之一。


    再看其竞争对手,除了青花郎推出“两大酱香白酒之一”的宣传之外,国台酒也喊出“茅台镇第二大酱香酒”的口号。显然,茅台“稀缺”“高端”的价值标签给其他追随者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只是,从2021年开始,随着酱酒热的逐渐褪去,酱酒市场也回归理性。从各方面的市场信号来看,酱酒行业正在从跑马圈地时代逐渐进入存量竞争时代,以茅台为领头羊的头部酱企加强扩产,在一定程度上挤压着中小酱酒企业市场份额。


    贵州茅台以千亿营收规模在行业中遥遥领先,习酒和国台酒业以百亿营收规模属于第二梯队,金沙酒业及珍酒李渡则是处于第三梯队。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酱香型白酒消费趋势白皮书》,酱香型白酒市场逐步集中化。杂牌小企业、贴牌酱香酒被淘汰出局,而如郎酒、珍酒这些腰部的酱酒企业也难逃一劫——酱酒价格出现倒挂。


    大企业越跑越快,中小企业越来越慢。珍酒李渡的业绩增速,从2021年的159%,下跌到2023年的15%。显然,珍酒李渡的业绩爆发力难以为继。


    问题还没有结束,酱酒热正在政策干预下快速降温,国台、郎酒冲刺IPO失利就是一个印证。酱香酒市场竞争异常激烈,除了茅台以外的酱香酒企对于市场的争夺进入焦灼状态。总的来说,在不断加大的行业挑战中,对珍酒李渡提出了更有难度的经营拷问。


    结语


    目前一超多强的酱酒格局在若干年内并不会出现太大变动,对于珍酒李渡来说,依赖单一品牌以及毛利率偏低等问题,都有可能成为其未来发展道路上的“拦路虎”。


    幸运的是,眼下还有不少VC坚定地看好白酒市场。进入2024年,多数白酒股一改去年颓废走势,整个板块欣欣向荣。接下来的日子中,如何提升市场份额并走向更上一层级的梯队,或许是珍酒李渡最应该思考的课题。